映象新闻

  原本,只要用超高压水枪击碎起爆装置,这次处置就能圆满结束,但夏宇决定要手工拆掉“松发电”起爆开关,因为这能保留下破案所需的关键证据。

  腊月的黑龙江,零下30多度,木质的炸弹“礼盒”坚硬如铁,他手中的工具刀切下去仅能削下一小撮木屑。

  夏宇,是新中国第一批排爆警察,现任黑龙江省大庆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巡察防暴二大队大队长,最近被中宣部和公安部评为全国“最美基层民警”。

  夏宇的公安生涯起始于1989年。入行时,他还是一名治安民警,向排爆警察转变的决定源自一起公交爆炸案。

  变形的车体、死伤的群众,这些画面对成长于公安家庭的夏宇形成了极大震撼。如何保护群众免遭这样的厄运?如果在生活中遇到了爆炸物该怎么办?这些问题在他心中挥之不去。

  在父亲的支持和鼓励下,夏宇开始自修物理、化学、无线电知识,广泛搜集爆炸案件和爆炸事故,学习排爆理论。1996年,他考入公安部安检排爆人才培训班,加入了排爆警察队伍。

  “你的安全程度决定在自己掌握的知识程度上,知识越丰富、安全系数就越高。”临行前,父亲的这句鼓励令他铭记终生。

  他给师兄一连打了几个电话,用言语描述爆炸装置的外形、包装材料、大小尺寸、裸露的电线颜色、所处位置及附近建筑场所等,一同研判各种可能性。

  上手拆爆时,周遭鸦雀无声,夏宇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当时还没有X射线检查仪,无法观测内部结构,只能在外包装上一根一根去检查电线的连接,而双手是转移爆炸装置的唯一工具……

  “找对一根导线剪断就能排爆,那只是影视作品中存在的场景,现实中面对的起爆装置,远比这要复杂得多。”

  一切不容有失。稍有差池,受害者的遗体可能会再次受到伤害。确认车中并无爆炸物,一切安全无虞,他才向大家示意安全,解除了警报。

  当年与夏宇同期学习的34位战友,已有4人牺牲,5人身受重伤致残,还有人最终选择了离开排爆岗位。

  他的爱人有时候会抱怨:“我不能理解,在一个这么危险和枯燥的岗位,他一动不动、执着地干了这么多年是为什么。”

  “我和孩子每天都很担心和恐惧,不知道什么时候要陪着他面对生死和身体的残缺。”她经常劝夏宇,年龄大了,别干了。

  他不是不害怕。“真正有空思考生死的时刻,只有在拆除爆炸物之后,或者在奔赴现场的一刹那。排爆时不能有丝毫分心。”

  2013年元旦,大庆相邻的安达市一名犯罪分子开枪杀人未遂,在办公楼内留下爆炸装置后饮弹自杀。黑龙江省公安厅立即协调大庆市公安局组织技术人员前往安达市支援。

  接到指令后,夏宇带领副大队长宫盛财携带排爆器材赶赴安达市,经现场勘查分析,确定该爆炸装置为二元爆炸装置,处于待击发状态。

  “从每个炸弹上都可以看出制作者的‘性格’,比如从引线切口上研判他是否是专业人员,从设计上了解他的受教育程度、专业程度以及生活环境。你的手艺必须超过犯罪分子,才有安全拆解爆炸装置的底气。”

  为了让他练就一双沉稳的双手,夏宇要求他每天不停地夹豆子、夹针、夹头发丝,夹的东西越来越细,夹的遍数越来越多。


公海贵宾会线路检测中心MORE +
推荐产品
  • 板川安全集成灶:电

    板川安全集成灶:电

  • 中国防水连接器哪家

    中国防水连接器哪家

  • 防水电机

    防水电机

  • 映象新闻

    映象新闻

  • 中国功能性安全防护

    中国功能性安全防护